登錄×
電子郵件/用户名
密碼
記住我
全球經濟

後疫情時代全球政經如何演繹?

周茂華:近年來,全球政經極不平靜,尤其疫情爆發後,全球政局更加波動,背後深層次原因是什麼?後疫情時代又將如何演繹,如何破局?

近年來,全球政經好不熱鬧,天災人禍頻發,歐美民粹主義迅速崛起,單邊、保護主義升温,地緣政治博弈此起彼伏,疊加極端氣候與新冠疫情衝擊,全球政局更加波動,全球經濟陷入深度衰退,貿易爭端加劇,地緣緊張局勢升級,個別國家內部社會矛盾激化並引發政壇巨震。為避免經濟陷入金融危機、大蕭條,歐美經濟體引領全球推出規模空前的刺激政策,歐洲與日本央行深化負利率、非常規政策,美聯儲將利率調降至接近零、開放式量寬政策,英國等央行也在積極為負利率政策進行造勢、鋪墊中,從效果看,全球債務大幅攀升,金融與實體經濟分化,經濟深陷衰退,而金融資產估值屢創新高,波動性上升。全球這種政經波動背後原因,未來演變趨勢?

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。全球政經亂局背後反映的是全球經濟長期低迷、發展不平衡、深層次結構性矛盾因素交織影響。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及隨後歐洲主權債務危機爆發,歐美央行開啓大膽的非常規貨幣實驗,儘管避免經濟陷入“大蕭條”,資本市場一片繁榮,但實體經濟卻陷入“停滯”,公共與企業部門債務已驚人速度增長,危機已過去11年,歐美不僅沒有化解深層次結構性問題,經濟發展不平衡、不平等進一步固化;長期低迷與不平衡為民粹主義提供富養土壤,歐美部分經濟體政府或政客習慣轉嫁國內矛盾,採取保護主義、單邊主義,挑起地緣緊張局勢;2020年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讓全球經濟陷入停擺,歐美央行如法炮製,再度深化非常規貨幣政策,市場路徑依賴,做多金融資產,但與之前相比,全球經濟蛋糕再度大幅縮小,經濟發展不平衡,歐美深層次結構性問題激化,部分政府、政客瘋狂甩鍋,引發全球政經更加不穩定。

後疫情時代全球政經五大趨勢

疫情爆發以來,從各國應對舉措,政經局勢表現看,後疫情時代全球政經至少朝着以下五大趨勢演進。

趨勢一:歐美需求延續萎縮。根據國家貿易組織(WTO)統計,2008-2019年,美國、歐盟27國、日本的年進口金額由於8.537萬億美元上升至8.821萬億美元,僅增長3.3%,而同期中國年進口規模增幅達到87.5%,金融危機後歐美主要經濟體需求近乎停滯;從歷史趨勢看,歐洲主要經濟體潛在增長率長期趨緩,尤其在歷次金融危機爆發後,需求下降幅度更為明顯,這也在較大程度解釋,歐美主要經濟體長期利率趨勢下行。可以預見,受新冠疫情衝擊後,歐美經濟潛在增長率將再度下台階;近年來,歐美主要經濟體由於民粹主義崛起,對外經濟政策、外交等方面更趨於保守、封閉,這顯然不利於中長期需求潛力釋放。即便是2021年疫苗在全球大規模使用,但由於全球疫情持續時間過長,對全球供給、需求、社會均構成嚴重衝擊,全球需求、產業鏈與供應鏈的修復、重組估計需要數年時間才能完成。

趨勢二:各國有效政策空間不斷縮窄。歐美主要經濟體為應對金融危機與新冠疫情衝擊,使盡渾身解數,歐美央行將利率降至接近零利率(美聯儲)、負利率(歐、日等央行)。目前,歐美日三家央行資產負債表是2008年底的3-6倍;儘管歐美央行通過市場購入政府公債,但實際效果就是歐美主要央行變相為政府提供直接融資(MMT)。目前,美國、歐元區、日本三個經濟體政府債務佔國內生產總值(GDP)比重分別106.5%、84.1%和236.6%,遠高於歐盟設定60%警戒線;根據美國白宮預算辦公室(CBO)估計,2050年美國政府債務佔GDP比重將達到195%,接近希臘和日本水平。

版權聲明: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,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,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,侵權必究。
設置字號×
最小
較小
默認
較大
最大
分享×